有关熵减-时间旅行的冷门问题

上个礼拜去看了电影《信条》,综合来说给我感觉是瑜不掩瑕。

熵减、时间钳形运动这些脑洞虽然很好,但是剧情薄弱,有点拉胯,尤其最后的战争戏,作为压轴,理想上觉得这会到了影片最后关头,各路英雄粉墨登场,酣畅淋漓对决之余也将所有剧情线索收束,画龙点睛。但实际上,这场戏给我感觉有点混乱,对比其他电影的战争场面,总会以单一的视角出发,也有画面视角切换,但其他的视角所需要承载的信息量并不多,只是给一个或宏观或切片的画面,交代场景,但在《信条》里一场战斗中放了好几条线,几个镜头切换下来,人物就已经乱糟糟的了。而且以往场景只是场景,爆炸场面只是为了满足视觉快感,不需要思考。但在信条里因为科幻设定,有的爆炸发生后,观众往往要迟疑一下:逆向爆炸,正向爆炸?虽然这个停顿时间可以忽略不计,但这样的停顿多了,观众往往就要追着导演的镜头走,思维在视觉背后疲于追逐。总的来说,节奏不对。

不过这里我并不想针对影片的好坏展开谈论。我想谈谈电影里关于熵减的脑洞,也是这部电影里我最喜欢的部分。

进入正题之前,我想先提一个问题,假设在《信条》的电影背景下,现在有两个人在打斗,他们同时在地上捡到一把枪,一把有子弹,一把没子弹,然后都冲对方开了枪,问,一共存在几种可能发生的情况?

问题先放在一边,现在我们来梳理一下电影里利用熵减进行时间旅行的逻辑:

  • 从电影所表现的来看,熵减实现的时间旅行实际上不是跳跃式的,而是流式的。
  • 也就是说你想回到十四天前,你就得按部就班,一分一秒都不能省略,先回到昨天,回到前天,回到大前天,以此类推。最后回到十四天前。
  • 在旅行的开始和结束,变换了自己的物理属性。旅行开始,由熵增变为熵减,逆流而上。旅行结束,由熵减变为熵增,和十四天前的人们站在相同的起点,由逆序变为顺序,回到正常的流向。

但这里有个问题就是,假设逆向机器的作用是把一个人的物理状态从熵增变为熵减,真正的情况应该是:他是怎么来的,就应该怎么回去。

但从主人公逆向后可以自由活动来看,我们可以把逆向机器的作用新增一条,即:

  • 把一个人的物理状态从熵增变为熵减。
  • 解除他在过去时间里行为轨迹的限制。

按照这个逻辑,如果把时间看作一条河流,人类是河流里面的鱼群。正向的世界,鱼群从上至下流向,逆向是鱼群里一只鱼脱离队伍,逆流而上。此时按照上面关于机器的定义,这个逆向的鱼,沿着同一条河流往上走,那他在回去的路上是不应该看到自己。但电影里看到了,这是不是说,当这条鱼脱离队伍,逆流而上的时候,此时的河流和他来的时候并不是同一条河流。

电影里也在飞机上用祖父理论和多元宇宙的讨论一笔带过。那我们再重新声明一下这个机器的作用:

  • 把一个人的物理状态从熵增变为熵减。
  • 解除他在过去时间里行为轨迹的限制。
  • 并把他送到另一个宇宙。

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逆向时可以在正向的世界里看到自己。但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如果我们把 一个人的物理状态从熵增变为熵减 单独拎出来看,熵增时,人会经历出生,成长,变老,死亡。那么熵减时,人是不是会经历死亡,变老,成长,出生。也就是说主角回到十四天前,他的身体机能应该也是回到十四天前。但电影反派头头在最后和主角通电话时说的利用时间换取金钱。真正情况像是逆向后,世界在变年轻,人类仍然在变老。所以熵减机器真正的逆向的是世界,而不是人?

如果一台机器的作用那么大,可能反派也不需要再去找什么六合一公式了。

重新梳理一下,想想夜晚我们走路看月亮,我们在走,月亮也跟着走。我想那个机器真正的作用是:就像在一条高速路上行驶的车子,突然一个急转弯甩尾,从右边车道切到左边车道逆向而行。他和他本身的车道仍然是持续向前的。只是在左边车道眼里和在左边车道逆向行驶的车子眼里,对方是向自己后方驶去。

最后我们再次总结一下这个机器的作用,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,但他就是做到了:

  • 把一个人的物理状态从熵增变为熵减。
  • 解除他在过去时间里行为轨迹的限制。
  • 并把他送到另一个宇宙。
  • 把一个人抛入一个与当前熵活动规律相反的世界。

那么我们设想一种情况:当 A 从下午八点回到上午八点,这是他会碰到原本时间线的自己,我们姑且用递增的方式把他命名为 B。正常情况,当 B 到下午八点时,按照上一条时间线他会回去,而 A 代替 B 在 B 的时间线生活,保持唯一。但我们现在不按正常情况来,当 B 到下午八点回去时,A 也跟着他一起回去了。到了 C 时也采取同样的做法。

那么回到河流与鱼群的比喻,当来自无数条不同河流逆向而来所组成的鱼群汇入一条河流,并和原本正常流向的鱼群交汇。河道,是会被阻塞,还是会被所有鱼群会被河流的力量冲散?

换成熵定律,当那么多逆向的人进入熵减的世界,那实际上,熵是增还是减呢?熵减原本是分子从无序变为有序,在这个过程中,从另一个盒子又倾倒入很多无序的分子,此时分子的活动是如何的?

当然,作为非专业科研战斗人员,无从得到答案,只能止于头脑风暴和嘴炮一下,另外关于诺兰的电影,其实我更期待的解决是反派把机器启动了,虽然有悖正义战胜邪恶,而且可能世界毁灭,但好歹可以看到一种科学的可能性在大荧幕上展现,而不是不咸不淡的晚间八点档狗血,黑人男主角在车后座陷入一种煞有其事的沉默里面。

------本文结束 感谢阅读------
众筹项目:拯救世界!
0%